陪母亲逛街
前些日子,父亲告诉我说,母亲身体有些不适,想去省城看看。我不敢怠慢,周末一到,就驱车带着母亲直奔省城。

文/章骁

前些日子,父亲告诉我说,母亲身体有些不适,想去省城看看。我不敢怠慢,周末一到,就驱车带着母亲直奔省城。

因为两个叔叔都在省城,吃住都不用愁。看病却并不方便,得事先联系,忙乎一整天,终于给母亲找到了专家,做了检查,检查结果却要次日才能取。叔叔要上班,没空陪着我们,闲着无聊,我给母亲提议,要不去逛逛街吧。许是憋在家里也闷了,母亲一口就应允了。

和多数男人一样,我不喜欢逛街,平日里和妻子上街,几乎都是被“胁迫”着去的,到了商店,也只是坐在门口等着。陪母亲逛街的次数就更少。本想开车去,母亲说城市里不好停车,还是坐公交吧。于是,我和母亲上了公交。难得陪母亲在省城逛一次街,一路寻思着,给母亲买件衣服吧,也算尽点孝心。逛了几家商场,想给母亲挑件衣服,母亲却一点购买的意思也没有,嘴里总推却说,家里的衣服多着呢,还都好好的,没一处破的地方,不穿浪费怪可惜的。

逛了半天,母亲硬是什么也没买。我察觉到,母亲并没有想返回的意思。我琢磨着,母亲的心思不在衣服上。几番探听,果然,母亲想买一台广场跳舞用得便捷式低音炮。这两年,母亲和一群老年朋友,迷上了广场舞,身子骨也硬朗了许多。看到有人买了随身携带的低音炮,母亲早就想买一个,以便下雨天气时用。了解到母亲的心思,我带着母亲直奔沃尔玛超市的电器专柜。果然,在一个柜台上,看到了那种低音炮,柜台服售货员正拿着一个给几个老年妇女讲解。

母亲看到售货员手中拿着的低音炮,眼中流露出惊喜的光亮。我让售货员取出一个,去收银台付款。正当我低头从包里拿皮夹子的时候,母亲忙不迭从兜里掏出两百元钱来,递给收银员。我给母亲说:“妈,我来吧,算我送给你的。”母亲硬是不肯,边付钱边说:“你就这几个工资,很多地方要花钱呢。”

返回的路上,等了许久也没见公交车的影子。我顺手拦了辆出租车。到了目的地,我问司机多少钱,司机说四十元。正要拿出手机来扫微信付款,母亲迅速从后座递过来一张五十元的钞票,说:“我这有零钱。”硬是要司机找零。司机嫌麻烦,但看母亲这么执拗,也只有作罢。就这样,陪母亲逛了一上午,母亲没花我一分钱,最后连出租车费也不让我付。

算来,我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在母亲的眼里,却始终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一如这样的一次逛街,我原本是陪着母亲去的,结果,我却一路被年近花甲的母亲呵护着。母亲不舍得花我一分钱,却甘愿为自己的儿子倾尽自己所有的爱。

吉安澳门星际注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澳门星际注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星际网站平台-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澳门星际注册-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澳门星际注册-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