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塘逸史
“岸阔临江底见沙,东风吹柳向西斜。春光催绽后园花。莺啼燕语撩乱,争忍不思家。每恨经年离别苦,等闲抛弃生涯。如今时世又参差。不如归去,归去也,沉醉卧烟霞......

作者:廖佃儿

“岸阔临江底见沙,东风吹柳向西斜。春光催绽后园花。莺啼燕语撩乱,争忍不思家。每恨经年离别苦,等闲抛弃生涯。如今时世又参差。不如归去,归去也,沉醉卧烟霞。”

新淦县,城西临江处望江酒楼二楼,一少年正倚窗望着城外那江春水,低声吟诵着这首《临江仙》。暮春的江南,太阳还不那么热辣,正暖暖地照着这条缓缓向北流去的赣江。这少年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袭白衫,身形修长,眉清目秀,脸上却笼罩着一股哀伤的神情,显得十分落寞。

此时是五代后晋天福二年,南唐升元元年,公元937年3月下旬。少年名叫钱弘毅,是吴越国王钱镠之孙。

唐朝末年,天下大乱,景福二年(893年),钱镠被唐昭宗任命为镇海节度使。不久,因讨越州军阀董昌有功,升任镇海、镇东两军节度使。后梁开平元年(907年),朱温封钱镠为吴越王,都于杭州,拥有两浙之地。这一地区战争很少,生产发达,经济繁荣。后唐长兴三年(932年),吴越太祖武肃王钱镠病逝,第七子钱元瓘即位,是为吴越文穆王。而钱弘毅的父亲钱元,即为钱镠之子,钱元瓘之弟。后梁贞明二年(916年),钱元官任明州(今宁波)刺史,后升为静江军节度使、中书令,爵封扶南侯。

937年初春,钱元与另外一个弟弟淮阴侯钱元珦阴谋叛逆,被人告发。吴越国主钱元瓘兵围二侯府。混乱之中,钱弘毅在一忠心老仆及两家丁协助下趁乱逃出杭州城,辗转来到南唐国新淦县,落脚在一家小客栈内,至今已一月有余。刚到此地时,老仆便派一家丁返回杭州打探消息去了。这日,钱弘毅在客栈待得烦闷,于是便到这望江楼来散散心。

一阵微风吹来,衣袂飘飞,尚带丝丝凉意。钱弘毅恍若未觉,只是呆呆地望着江水。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三少爷又想家了吧?如今已是一个多月了,钱文也该回来了。”

钱弘毅回头看了一下老仆钱安,默默地点了点头:“等探得家中消息后,咱们再做打算吧!”

这时,只听得“蹬蹬蹬”的一阵脚步声从楼梯间传来,两人扭头看时,只见家丁钱忠走了上来,背后跟着一满头大汗之人。

钱弘毅神情激动:“钱文,你总算回来了。快,先喝口水,再跟我说说,如今情形怎样了?”

钱文神色一暗,伸手端起桌上的一碗水,仰头喝下,眼眶微红:“三少爷,事发那天,只有我们几人逃了出来,老爷、夫人以及大少爷、二少爷等都被国主抓进了大牢。不过国主仁慈,顾念亲情,只诛首罪,老爷与淮阴侯于本月初五被处死,其余人等在三日后废为庶民,发放还家,以存嗣续。”

钱弘毅听说父亲死了,一脸苍白,颓然坐下。后又听得除此之外,其余家人尚安,他稍稍松了口气。

“小人偷偷回到府中,见了夫人及两位少爷,告知了他们您的近况。夫人说,不知此事日后还会不会有什么反复,叫三少爷您先别回去,随便找个地方落脚安家,远离那是非之地。临行前,夫人搜罗了一些金珠宝贝让小人带来,以做您的安家之费。”说罢,钱文将背在身上的两个包袱解下放在桌上。

“三少爷,我看夫人担心不无道理,我们先别回去了,就在此地找个地方购置田产安家吧。”钱安说道,“不过如今天下扰攘,江西一地,去年还是吴国,今年已成唐国,安居城市未必安全。你看那监军城,早些年已撤销,如今又复设,就是不太平的征兆啊。”钱安一手指向江对面西南数里外的那座军城继续说道。

钱弘毅略思索一下,叹道:“也罢,就如安叔所说。此县县治东面是一片山区,我等就去那边寻一安居之所。回头安叔你将这些金珠宝贝兑换成银两,以备日后购田置产之用吧。”说完,他领着众人下楼回了客栈。

数日后,钱弘毅等人跋涉至七琴墟南面数里外的一处小山岗下,见此处陌野平旷,四面高山环绕,琴水河从小山岗下汩汩流过。举目一望,秋山在峙,山水秀蔚,真乃安居的绝佳之地。众人于是停下脚步,就在小山岗上拓基垦荒,置田购产,安置下来。钱弘毅将此地取名为钱塘,以示不忘故乡之思。王术王术王术

两年过后,钱弘毅娶妻成家,又分别为钱文、钱忠置家娶妇,钱塘村逐渐有了模样。又过得数年,家业在钱安的打理及钱文、钱忠的协助下慢慢兴旺起来,钱弘毅也习惯了这乡间生活,加上妻子这几年间为他添了一双儿女,小日子倒也过得其乐融融。期间他又让钱文回了一次杭州,得知家人皆安好,知道国主果真仁慈,于是便将心放了下来。只是做惯了田舍郎,他也不想再登天子堂了。

日子平静而过,转瞬十余年过去,政局依然纷扰,世事依旧动荡。晋亡汉续,周又代汉,城头变幻大王旗。但不管如何变幻,却没能影响到钱塘一家人的生活。

后周广顺三年(953年),钱塘村迁来一户人家。这家统共只有两口人,是一孀妇带着个十八岁的儿子,此子名唤虞潜海。见虞家孤儿寡母,日子过得很是艰辛,钱弘毅一家便时常给予接济和帮助,虞家也逐渐在钱塘村安顿了下来。

虞潜海为人笃诚,安贫乐道又虚心肯学,每每向钱弘毅请教学问。见他事母至孝又知书达理,三年后,钱弘毅将自己十七岁的长女嫁与了虞潜海为妻,自此钱、虞两家成了一家人。虞家在钱家的帮助下,生活也日渐富足。次年,钱氏给虞潜海生下了一个女婴,钱弘毅喜得外孙女。几年后,钱弘毅的儿子钱惟治亦娶妻生子。

钱弘毅常常想,虽然自己当年背井离乡来到此地,但能平安活到现在,实属不易。早些年也曾动过返乡的念头,如今已儿孙满堂,回乡的念头也渐渐淡去。绿水青山野人家,一书一剑一杯茶。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后周显德七年,宋建隆元年(960年),宋代周。

一晃又是十三年过去,宋开宝六年(973年),五十四岁的钱弘毅唯一觉得不顺遂的是女儿这么多年来只给虞家生了一个独女。好在女婿虞潜海对此反倒不以为意,一直以来都是和顺妻女,孝事寡母及岳家。近来,虞潜海相中了一位游学士子,拟将女儿嫁与士子为妻。士子名叫曾煜,字仲山,本为吉水兰溪人氏。钱弘毅也觉得曾煜资质过人,有不凡之材,心下也赞同这门亲事。这年秋天,十七岁的虞氏嫁与了曾煜为妻。为了照顾岳家,曾煜直接从老家迁居至钱塘村,也在此地安了家。

开宝八年(975年),宋约吴越攻南唐,南唐亡,江西一地尽为宋境。这年冬的一个傍晚,忽有一刺客潜入钱塘村,进到钱家见人就杀,可怜钱安八十多岁,也未能逃过毒手。钱文、钱忠闻声赶来,皆喋血当场,钱弘毅亦被重创。所幸的是钱惟治及妻儿去虞家叙话,才躲过了这一劫。待多家人及后辈们到来,合力制服歹徒将其擒下,询问之后,始知刺客原为南唐后主一忠心侍卫,南唐亡后潜逃至此,闻得钱家原为吴越王族后裔,心恨吴越助宋灭南唐,才有了此番刺杀之举。钱惟治愤恨之下,一刀将这刺客砍了,命人将尸首填进了村边池塘里。

众人将钱弘毅抬至榻上,哭作一团。钱弘毅见儿子钱惟治、女婿虞潜海、外孙婿曾煜及钱文、钱忠两家人的后人都在,强挣起身道:“我原以为可以在此安度终生,不想还是飞来横祸。钱家身为吴越王族后裔之事已被人知晓,此地原为南唐旧地,难保日后没有南唐旧臣前来寻衅杀人,我钱氏一族不能再在此地待了,还是回原籍去吧。好在我的堂弟、当今的吴越国主钱弘俶更为仁慈,加上我的亲人全在杭州城,回去之后也可以生活得很好。我的伤势太重,捱不过去了。我死之后,将我与安叔、钱文、钱忠全部带回去,让我们落叶归根。治儿,此地田宅、家产,全部留与你姐夫虞潜海及甥婿曾煜两家人吧。”说罢,便晕了过去。

几日之后,钱弘毅不治身亡。钱惟治谨遵父命,将田宅家产留与虞、曾二人,扶着钱弘毅及钱安、钱文、钱忠四人的灵柩,带着钱氏一族,踏上了返回杭州之路。

虞潜海感怀钱弘毅的恩情,叮嘱曾煜要将钱塘村名世代保留下去。此后,虞潜海去世,钱塘村只剩下了曾氏一族。若干年后,有邓氏迁来钱塘定居。千年时光过去,如今的钱塘,已繁衍成了两千多人的大村落。

吉安澳门星际注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澳门星际注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星际网站平台-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澳门星际注册-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澳门星际注册-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